我是個男生,而且是個有鮪魚肚的中年男生,又是理工背景的出生,對我而言插花是女生的創作而且是男生很難懂的東西。偏偏我老婆最近在學花藝創作,每週都會把在教室做好的作品分解後,在拿回家裡組合。這樣幾個禮拜下來,居然我也有點欣賞她作品的能力了。

以前覺得插花就是要鮮花,但這次她用苔木的枝子把整體視覺帶出兩種層次:花與枝。下部的花群與上部的枝子,不論視覺集中在哪,都有一番風味。花群中的「綠珠」像個點燃的爆杖,剛好在玫瑰上方爆出㶷爛。苔木的長枝及其他的枝子又幫這堆花帶出深度及高度的感受,讓整體作品處處皆亮點。

Frank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