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1月底,我陷入一股情緒上的低潮,每天早上醒來後會超不想起床上班,非要掙扎一陣子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出門上班。

由於曾經在張老師中心擔任過義工,接觸過憂鬱症個案,因此我這低潮狀況持續了兩個月後,我知道我大概有憂鬱傾向了。也許是神的恩典,我不忌諱告知妻子跟教會的牧者我的狀況,我的小組長跟區牧特地來我家陪我談了一下話,並為我禱告,奇妙的是後來這憂鬱傾向的確減輕很多。豈料2012年農曆新年剛結束兩天,我的父親過世了。第一次面對至親家人的離世,我倒是表現很堅強跟鎮定,辦完父親的後事後,那憂鬱傾向突然再度來襲,這次的來勢比2011年底的較為嚴重,症狀一樣,但多了個想自殺的念頭。當我覺察到每當我在月台等捷運,列車開進月台時總會有個『衝下月台去不知會怎樣』的念頭漂過,我知道我必須尋求幫助了。

我把我的狀況告訴教會牧者、太太,最後告訴我老闆,因為我不知這場抗戰會持續多久,我覺得我老闆有權利知道我的情況好預做準備。我也買了一台腳踏車儘量去運動,但那念頭還是越來越強,使我每次在等捷運時我都遠離月台邊,以防我自己哪天真的不小心跳下去,至此我知道應該不只是憂鬱傾向了,我該尋求更多的協助了。

首先,我跟我所屬教會的協談中心登記預約協談,但由於要等個幾個禮拜才有諮商師,而我已經無法忍受腦袋不斷湧出的負面思考,所以決定先求診精神科醫師,醫師的診斷是憂鬱症前兆,因此只開兩種藥給我,這兩種藥對我都有幫助,起碼把那些不斷湧出的負面念頭壓制住了。兩個禮拜後終於排上開始諮商,經過十幾次的諮商後,大概把這憂鬱壓住,能過跟以前一樣的生活,我也結束諮商跟停藥了。

但此時我的生活陷入另一個情況:無意義感。過去的生活所追求的目標、價值突然都不再吸引我,我開始懷疑為何要在工作上跟家庭中那麼負責認真,為何我要承擔那麼多事,我失去動機也失去動力,無意義感使我開始不斷思考我人生下個目標到底要追求什麼,我也不斷認為我需要個使命好重新點燃我的引擎,我不斷想、思考、探索,但我仍舊得不到答案。如此又撐了兩個多月,我終於決定要跟公司請三個月長假,希望這三個月假期結束後,我能像改頭換面一樣,重新出發。

我從2013年的春節開始一直休到現在。這個假期對我是寶貴的,但第一個月我休的還是一直有內疚感,最後我決定為我的剩下生涯做個規劃再度尋求諮商。這次的諮商目標是想了解我自己的人格特質,看適合哪方面或什麼類型的工作。由於換了另一個協談的老師,老師跟我第一次協談時很仔細聽了我過去一年多的情況,明瞭我來諮商的動機跟目標。我原本希望趕快做個人質性格方面的測驗,再據此開始諮商的。但老師卻走另一條路,先帶我看我自己本身現在的狀況,看我卡在哪裡。從我拙劣僵硬的表達中,這個老師居然能幫我整理出我的生命特質,更重要的是夠過她帶領方式,我第一次了解到美之真我、全人、基督裡的真自由這些我過去聽過卻含糊朦朧地似懂非懂的東西,突然明確地像我顯出『我』到底是個什麼樣的『我』,這一刻我感到很多東西被打開了,我學到如何用更接近神的眼光來看我自己。

我今年47歲,過去一年多的經歷我名之為『中年危機』。我早在3、4年前為迎接中年危機上過幾個課程,原本以為當『中年危機』真的來臨時,我能因應的很好,但它真的來臨時,我的表現完全不是我當初預期的瀟灑以對。但不是說3、4年來上的課沒幫助,這些課幫助我因應每一天所以我還活著,沒被擊倒,雖然現在這個歷程還沒完全結束,但我知道那只是時間問題,它對我以不再是危機,我下一階段的人生,而且是個比上半生更美好的一個人生已經開始在孕育了。感謝過去教導我這些的老師,特別是林凱沁老師,也感謝教會的牧者、張老師中心的訓練教導,以及一直陪伴我的太太,小學同學們( 你們出現的很及時),我的諮商師們(沒有你們我真的無法想像現在的我會是什麼模樣)。最後還要感謝我的煮基督耶穌我的上帝,祂總是用出乎人所意料的方式保守看故我。危機就是轉機,新的旅程已經開始,我要開始走下去了!

僅以此篇文章作為我生命的里程碑。

167 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rank Lin 的頭像
Frank Lin

邁入銀髮樂活生命

Frank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